今年1月24日,本報和人民日報以較大篇幅披露縉雲中國首家扶貧醫院建成豆腐渣、爛尾兩年難以解決的問題。事實可謂觸目驚心,可一個多月過去了,當地政府及相關各方對媒體監督保持著沉默。現在除了院長陳華仍奔走在上訪路上,“爛尾”如何收尾依舊是個謎。
  沉默不是一種常態。對待媒體監督,正常情況一般有兩種:一種是對報道的認可,拿出姿態,承認錯誤,表示整改;另一種情況是,認為報道不實,主張權利,要求媒體更正、道歉等。沉默是不正常的。作為施工方、浙江欣捷建設有限公司是一家企業,套用一句法律上的話說,“你有保持沉默的權利”。而當地政府及相關職能部門保持沉默就不應該了,因為醫院工程建設事關公共安全,必須給民眾有個交待。
  也許還有第三種情況:媒體監督戳到了相關各方的痛處,令他們心懷愧疚,覺得已無話可說或有話說不出。從報道刊登後的一些情況看,這種情況似乎不太可能,實際上他們是大有話可說的。工程設計單位金華市建築設計院有限公司發函給扶貧醫院,稱此前有一份函是“個人意見”,“不代表單位”,要求收回。前函內容是根據檢測鑒定報告,建議有的樓要全部予以拆除;施工方提出再擴大抽樣檢測範圍。這些情況表明,他們是不認可扶貧醫院是豆腐渣工程之說,可為什麼他們對媒體監督不作出公開回應呢?為什麼要保持沉默?個中大有玄機。
  此時沉默是一種等待。等待什麼?輿論熱點成為冰點。過去資訊不發達,一條新聞會長久得到關註。當下資訊快捷迅猛,今天的新聞,到了明天可能就會被新的熱點淹沒了。所以,對待媒體監督,有人視沉默為法寶。不吭聲,熬過幾天,這事就沒人關註了。如果一說話,媒體就會持續關註。人們將這種沒有結果的新聞稱之為“爛尾新聞”,比較貼切。
  沉默不是他們沒有聽到聲音,而是裝聾作啞,是一種策略。這種策略缺乏擔當意識,本意是不願直面矛盾,解決問題。一些問題的形成,是政府及相關部門不作為或亂作為造成的。解決問題的過程,可能就是暴露失職行為的過程。所以,他們要等待,想通過時間把問題消化掉。比如說,權利主張人在一次次舉報碰壁後,喪失信心,自認倒霉,無奈放棄權利等。
  沉默也是一種默契。知道你有問題,但是我什麼都不說,這就是幫你,讓你有時間把問題抹平,最後理直氣壯替你說“沒問題”。因此,報道出來後,出現了很多“非常態”。工程設計單位發給扶貧醫院的兩份公函,雖然都蓋有單位公章,但前者好像更規範,打印用的是單位公文紙,而後者是用普通白紙打印的,你說到底哪份可信?施工方應該知道,檢測是破壞性試驗,擴大抽樣檢測範圍,無非是擴大破壞面罷了。更為荒唐的是,2月23日,在沒有業主方、扶貧醫院參加的情況下,縉雲建設、質監和設計、施工、監理等相關各方形成一個整改方案。這個爛尾工程之所以兩年難以解決,焦點就在於施工方一直不認為是質量事故,這是業主方不願接受的。2月23日的整改方案圍繞的核心點還是一個加固問題,等於仍在扯皮。
  沉默還是政令不通的表現。據瞭解,扶貧醫院的問題,從中央到省市都有領導批示,可到了下麵卻執行乏力。政府之責,首先要對工程質量問題作出定性,是一般質量事故還是嚴重質量事故,是嚴重質量事故,當問刑責。不定性,就講整改,不管方案是否科學,但出發點就是不講原則,和稀泥,擺脫不了袒護之嫌。
  沉默是麻木,亦是冷漠。一次次血淚事故喚醒不了監管者的責任意識,總以為災難沒有發生在自己身邊或自己身上。同志哥,醒醒吧,聽到含血帶淚的聲音悔之晚矣!媒體公開曝光,等於把問題都曬了出來,權力部門不去調查追責,也許是為了個人或小團體利益,也許是抱有“多一事不如少一事”的心態,但監管缺位,法律不到場,最終傷害的是社會的公平正義,是人民群眾的感情。
  劣質工程的本質是謀財害命。去年,在中央城鎮化工作會議上,習近平總書記指出:“建築質量事關人民生命財產安全,事關城市未來和傳承,要加強建築質量管理制度建設,對導致建築質量事故的不法行為,必須堅決依法打擊和追究。”怎麼打擊和追究?愚以為,既要查眼前的,也要揪過去的。像欣捷公司,在中國扶貧醫院工程上,問題一抓“一大把”,誰能保證他們過去承建的項目沒有問題?不查,叫人如何放心得下?
  2011年5月26日,《人民日報》發表過一篇很有影響的評論——《傾聽那些“沉沒的聲音”》。評論說,在眾聲喧嘩中,盡可能打撈那些沉沒的聲音,是社會管理者應盡之責。以政府之力,維護弱勢人群的表達權,使他們的利益能夠通過制度化規範化渠道正常表達,這是共建共享的應有之義,是構建和諧社會的關鍵所在。評論說得很好,但可以想見,傾聽那些“沉沒的聲音”是異常艱難之事。依據是:媒體報道是公開的聲音,領導批示是有明確要求的聲音,有人都可以裝聾作啞,保持沉默,對於他們,不“製造”“沉沒的聲音”就該燒高香了。
(編輯:SN098)
創作者介紹

回歸表演

hr36hrmhj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